新聞中心
您的位置 >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新聞動態新聞動態

空凈器的“異鄉之惑”

從目前相關初創公司普遍缺乏技術壁壘支撐的拼裝販售模式來看,商業模式極易被顛覆,產品的研發理應在遵循新國標的同時,打造個性化的多產業協同模式,而非只做“凈化”這一件事。

  空凈器的“異鄉之惑”

  本著“為民清肺”的初衷,煙霞之地誕生了“驅霾神器”,壁掛式、中央集成式的空氣凈化器常見于北京、天津等北方城市寫字樓、居民區。
  業內人士表示,由于目前國內空凈企業對核心濾網部件的生產工藝仍同國外有差距,所以在器材供應上會依賴進口,往往是以OEM(代工組裝)的方式進行大規模量產。廣東省人大常委會環保咨詢專家鐘流舉表示,盡管歐美的空凈器材標準十分嚴苛,但基于不同環境的空氣凈化要求,空凈器材的效果不可同題并論。

  鐘流舉指出,在我國北方的秋冬兩季,伴隨能耗高和空氣流通差等因素疊加,空氣中粉塵顆粒物的密度往往會比國外其他國家和地區要大。“倘若用歐盟的標準來過濾中國的霧霾,在某些時候往往是失效的。”

  上海某空氣凈化器生產廠商負責人也表示,從PM2.5的凈化效率來看,放在國外某些地方可能效率超過90%,而國內連70%都達不到,“關鍵是(看)容塵量指標。機器在積塵閾值未達到之前是有效的;而部分污染較重地區可能在短時間內會因積塵過多,導致系統過濾失效。”

  但隨著霧霾、新裝修的房子使得消費者對空氣凈化器的需求急劇攀升,資本也越發追逐“空氣經濟”。從2013年空氣凈化器市場爆發以來,已經出現諸多企業涌入、群雄逐鹿的局面。

  新國標調節效果欠佳

  基于空氣凈化裝置的生產處于無序化狀態,且較為依賴國外技術和指導,今年6月1日正式實施的新國標則明確了空氣凈化裝置的凈化效率、阻力、安全性能、容塵量及臭氧濃度增加量等主要性能要求,旨在進一步規范空凈行業市場。

  不過6個月過去了,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從多家主營空氣凈化裝置的公司了解到,按照新國標生產和調試設備尚未全系展開,有的企業甚至連新國標已經實施也未曾聽聞。

  需要指出的是,從2013年空氣凈化器市場發展至今,時間不過五年,彼時寄望于空氣凈化器打“環保牌”的企業多屬于初創類公司,即便是較為成熟的飛利浦、小米、352、美的等品牌,也以新興產業自居,多數自主品牌的發展仍需要借助資本之力運維經營。

  浙江星月電器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造夢者)是一家中德合作的科技企業,主要生產空氣凈化器,曾在2017年9月獲得由小米科技、三行資本和順為資本聯合投資的天使輪助力,并于今年9月20日再次完成A輪融資。不過,這家企業目前中央新風系統仍是原裝德國進口,壁掛式新風機由德國設計中國制造。

  此外,有關于對凈化效率、作用代號等指標的標記義務是本次新國標首次提及的,但記者從造夢者官網展銷的機型型號標識來看,其并未嚴格執行。該公司銷售人員表示,一些老型號還在沿用過去的標準,新機型會按照最新規定披露詳細參數。

  無獨有偶,另一家在合肥的青空凈化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青空凈化科技)也出現類似的情況。從其官網展銷的多款空氣凈化器來看,同樣沒有對新國標要求的凈化效率、阻力、安全性能、容塵量等關鍵信息予以披露和分級。對此,負責該公司產品事務的工作人員表示,他們并不知曉有新國標這回事,“如果要有新標準,我們會在兩個星期內改進。”該工作人員還坦言,目前產品核心的濾網部件均來自外部采購,具體來源未透露。公開資料顯示,青空凈化科技成立于2016年7月,曾于2017年11月4日完成A輪數百萬元融資,投資方為弘道資本。

  雖然行業標準可以推動企業在研發端的投入,促進行業整體競爭力提升。但從目前記者了解到的情況來看,以初創型企業為代表的空凈行業主力,仍擺脫不了受制于人的困境,且在場景應用層面缺乏自主研發實力的產品。

 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對記者提及,空氣質量是全社會都關注的熱點,因此也容易吸引資本進入,而這類短期逐利性資本更容易催生泡沫而非產業升級。

  資本應助力附加值創造

  盡管企業應對新舊標準的響應程度稍遜一籌,不過從政策本身來講,對于那些靠質量和高效能取勝、靠過硬的品質在市場上站穩腳跟的空氣凈化器生產廠家來說,卻是新的機遇。業內人士表示,空氣凈化器廠商不能只做拼裝這一件事,而是應該對關鍵技術進行本土化改造,并基于此發掘產品的附加值潛力。

  鐘流舉表示,環保產業本身就不具備高盈利的特質。在他看來,以民企為主的初創型公司理應從實用的角度出發,在人機交互、大數據分析和個性化等方面延伸產品價值,“如果只做凈化器,很多企業能干的事情就只有拼裝販售,技術壁壘的薄弱很容易被其他商業模式所顛覆。”

  鐘流舉解釋稱,一套清風系統遠不止于“凈化”“安靜”“動力穩定性”這些優勢,完全可以對實景監測、大健康醫療乃至人工智能方面賦能。未來的空氣凈化器不應只是季節性、周期性的功能性產品,而是要拓展至其他領域,培育特色化的服務標準,進而打造個性化的產業協同模式,摒棄單腿走路。

  事實上,由于同質化競爭嚴重,目前市場上已有不少廠商陸續被淘汰。據《證券日報》報道,兩年前線上及線下空凈品牌數量共達816個,然而到2018年10月,空凈品牌數量共減少至530家,有超過35%的空凈企業退出了市場。

  盡管資本是助推新生業態前進的動力之一,但從企業發展的現狀來看,奧維云網發布的數據顯示,2018上半年空凈市場的零售額為58億元,同比下滑29.5%,創造了家電品類在2018上半年的最大降幅。曾經銷售火爆的空氣凈化器市場也在遭遇“寒冬”。

  因此,如何破局技術之困、再造產業發展新方向是擺在資本端和產業端面前的問題,中國產業研究院發布的《中國空氣凈化器市場需求預測與投資戰略規劃分析報告》顯示,預計2020年可達到3000億元以上。能否在企業估值修復和實力延展層面做足文章已是關鍵。沈萌認為,產業泡沫化是為了盡快通過資本催化獲取更大回報,這也刺激行業追逐短期效益,但也會造成產業長期的淺層化、缺乏發展的基礎,“資本應該伴隨產業共同發展、打造差別化優勢。”

Copyright© 2010-2017 HTIDC All Rights Reserved     河北格匯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工信部備案:冀ICP備16026302號-1 技術支持:天和網絡
經營產品:加濕器、加濕機、工業除濕器、工業加濕器、工業加濕機、工業除濕機、除濕機、新風機

湖北30选5开奖 网络联盟兼职靠谱吗 2016年nba总 股票涨跌直接原因 吉林快3群98群 极速赛车下载网址 吉林快三一定牛预测 股票买了就跌卖了就 心悦吉林麻将安卓下载安装 十一选五高手选号技巧 贵阳捉鸡麻将技巧口 管家婆三肖必中一肖 广西十一选5网站 琼崖海南麻将ios怎么下载 2码出特 极速赛车开奖历史记录 能赚钱的网游